January 10.2017

遍山枯草止水

踏一痕秋色

不语

折了几枝

残损斜阳



薄雾

老树

盘桓了

几轮

也终于

枯死在无人山涧

偶有薄雾

迷离了

鸟兽

便也依旧存活着

假想



静水潭

一汪清澈

种了无草的壑

无知何时

流落的溪鱼

与之相伴

波纹问津

可曾有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