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花三别
March 20.2018

凛花


隔窗望,斜风倚楼抛凛花

侧枕卧,

薄梦泊寒烹黍暖


南客北居悲作画


一别


冰寒的绝壁

哽噎了

不曾言说的温柔

滚岩激扬尘土

砂石低吟


不曾完整的梦

可叹也可憎

诱惑着怜悯走向无知


二别


真切的拂过

一并离去的时间与温度


仿如注定了

散场前的虚情假意

就连

亲吻和拥抱

也不作数了


三别


数日的细雨戏语

一并

还了去

我会继续期待

下一次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