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缄言​
December 14.2018

寒缄言


冬日的不语依旧唏嘘躲藏

昨夜无眠落魄的眼思念成网

桎梏着温暖的残骸和米糠

冻僵了缱绻了只剩下满身霜

且,歇了无名的风诉说飘离丧

黎明的沉默化了冰折磨枯杨



冬天的雪忘了如何消融

到了夏天

便成了瓷

叹,冷的太久

便是记忆的碎片

也锋利了

预谋无知的人的血色